116亿预亏雷暴 乐视这部大剧比连续剧还精彩家电

砍柴网 / 证券时报网 / 2018-01-31 18:41
面对这个烂摊子,孙宏斌的目标很明确:只救乐视网、超级电视、云平台和乐视影业,向乐视控股关联方讨债。

1月30日晚间,乐视网(9.050, -1.01, -10.04%)公告预计2017年净利润亏损116.05亿元-116.10亿元,公司上年同期盈利5.55亿元。

从一个超级明星一步步走到今天的超级亏损,乐视网是怎么做到的?

不是故事。

多年以后,孙宏斌或者贾跃亭站在乐视大厦面前,准会想起当初他们宣布150亿合作的那个下午。

第一集:视频第一股风光上市

2010年8月,37岁的山西籍商人贾跃亭,在深交所敲响了乐视网上市的钟声。这是A股网络视频第一股,乐视网业内排17,但财务指标业内第一,当年净利润高达7021.25万元,而此时视频巨头优酷、爱奇艺等仍深陷巨亏。

作为成立仅6年的后起之秀,乐视网之所以能率先上市,或许与他在两年前接受的一笔投资有关,这一刻沉浸在上市巨大喜悦中的贾跃亭,万万没想到在三四年后,同样是这笔投资,将给他带来了一场“横祸”。

第二集:与张昭一拍即合成立乐视影业

2010年底,在昆仑饭店的岩酒吧,50岁的张昭遇到了贾跃亭。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这时,身为光线影业总裁的张昭,正面临着一个烦恼:光线传媒(12.920, -0.88, -6.38%)准备上市了,但按照要求,要把光线影业并入光线传媒,打包上市。张昭的梦想,是追求一家属于自己的上市影视公司,打包上市无疑是自缚手脚。

贾跃亭的生态商业模式振奋了他,虽然当时乐视网的市值仅有40亿。次年3月,乐视宣布张昭加盟乐视娱乐,出任CEO。5个月后,光线传媒上市,作为光线影业联合创始人的张昭,放弃了垂手可得的亿万股权。

张昭足够优秀,乐视影业很快做出了名气,从0到业内前5,并实现盈利。2013年8月,乐视影业获深创投2亿元A轮投资。2014年9月,乐视影业获恒泰资本3.4亿元B轮投资。

张昭肯定没想到,他在乐视的征程,会比贾跃亭走得更远,有一天他会成为乐视新的守夜人。

第三集:梁军二次见面决定加盟

2011年,梁军在一间茶室里见到了贾跃亭。梁军是联想的副总裁。

第一次见面,苹果公司成为两人的共同话题,耿直的梁军从自己擅长的硬件角度分析,贾跃亭侃侃而谈扯起了互联网、生态和服务,又兴致勃勃勾勒了中国电视产业未来发展的蓝图。

梁军动心了。没多久,他专门去买了台乐视机顶盒研究。等到第二次见贾跃亭时,他已经基本确定了加盟。

当时41岁的梁军,自1995年从北京交通大学硕士毕业后直接进入联想工作,一呆就是17年。2012年春天,梁军迎来人生第一次跳槽,新身份变成了乐视网副总经理,以及不久后成立的乐视致新总裁。

在欢迎梁军入职的饭桌上,贾跃亭第一次公开表态“我们要做电视”,梁军有些惊讶,但这是贾跃亭的梦想,他拼了。

资本市场对这家互联网公司企图涉足新领域的野心表现出了警惕,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股价跌跌不休。

第四集:5分钟征服郭台铭

2012年6月中旬,贾跃亭前去台湾参加一个采购团,在当晚世贸中心举行的晚宴上,他看到了一个梦寐以求的身影:富士康老板郭台铭。此前乐视已联系郭台铭两年未果。

通过关系引见,他得到了和郭台铭5分钟的交谈时间。这5分钟,贾跃亭靠四个字打动了郭台铭:乐视生态。5分钟后,郭台铭说:你不要继续参加晚宴了,咱们去台北101大厦的包厢谈吧。7天之后,郭台铭和贾跃亭签订合作框架协议:由富士康生产乐视电视。

那年9月,各大媒体都收到了一张由乐视网发出的,没有注明任何具体事宜的邀请函。那是一张极其简单的请帖:白底上三个硕大的黑字,“颠覆日”,旁边印着日期:9.19。

9月19日,在一场乔布斯式的发布会上,黑T+牛仔裤的贾跃亭宣布,他要颠覆的是电视行业。

发布会后,乐视网股价一度下跌40%。资本市场不相信连实物都看不到的空虚概念。

第五集:超级电视推升股价

2013年5月7日,低调而神秘的人物——贾跃亭迎来其公众面前的首秀,身穿黑T恤+牛仔裤站在北京五棵松万人体育馆,正式发布了宣告已久的超级电视,发布会始终围绕“平台+内容+终端+应用”战略进行。

当天乐视发布的产品包括2款,一是瞄准客厅市场的X60,另一个瞄准卧室市场的S40。60寸的电视售价6999元,而39寸的普及型产品仅售1999元。贾跃亭表示,硬件的定价只考虑产品的成本,在初期,定价和成本几乎持平,毛利非常低。至于盈利,除了来自硬件的收入,还有付费内容收入、广告收入、应用分成收入。

当天乐视网涨停,海信电器(15.780, -0.22, -1.38%)跌停。5月7日至6月7日期间,乐视网上涨超过20%。

6月份,超级电视正式预售,据公司介绍,销售理想,一抢而空,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吐槽没抢到。贾跃亭在一封致员工的内部信中更是放出豪言:超级电视将把三星挑下马。

2013年10月,贾跃亭持有乐视网的市值超过140亿元,成为中国创业板首富。

第六集:山西官场地震,出走海外

2014年6月19日,时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接受组织调查。这个消息犹如往平静的湖面里扔下一块石头,迅速引发山西官场地震。

贾跃亭火速去往海外,辗转于北美、欧洲和香港多地。与他同时间出走海外的,还有令政策之弟令完成。令完成正是2008年投资乐视网2000万的汇金立方的老板,此外乐视网2010-2013年的高管与大股东之一的李军,是令完成的小舅子。

这期间乐视电视遭遇牌照危机,被广电总局约谈,乐视股票出现跌停,贾跃亭一直没有回内地。但他继续活跃在微博上,积极为乐视新产品宣传造势,公布海外布局进展,宣布设立多个海外子公司。

也就是那一年,特斯拉卖到了中国,马斯克高调现身北京,所到之处犹如摇滚巨星,享受着全场粉丝山呼海啸般的膜拜。很多互联网大佬成为特斯拉的首批用户,比如曹国伟、李想、梁建章等。

第七集:安全着陆,追寻汽车

2014年10月-11月,自称因患胸腺瘤的贾跃亭到香港接受手术治疗。术后当晚,贾跃亭疼痛失眠,和老婆甘薇彻夜长谈。贾跃亭决定做汽车,目标是超越特斯拉。甘薇坚决反对,举例特斯拉历经几次差点破产、创始人屡被嘲笑。贾跃亭说:人活在世界上的长短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世界上给社会留下的价值,我们中国人也能造出世界顶级的汽车,这是我们的民族产品,多么值得骄傲呀……即使我们失败了,最起码走出了第一步,后面的企业不会走我们的弯路。

甘薇为他的民族大爱所感动,同意了。

11月底,贾跃亭回到北京。这意味着他在官场地震中顺利着陆,他马上推出了乐视造车 SEE 计划。

镜头倒回到2013 年年底,北京城雾霾深重,大概 10 位高管坐在贾跃亭办公室的沙发里,多数面色凝重。乐视是否有能力做?如何把握造车的节奏?这个时间点是否适合来做?最关键的,资金怎么来?这些问题被陆续抛出。贾跃亭扮演了坚定而乐观的回答者,他解释纯电动汽车对减少雾霾的帮助、分析汽车行业的变革,还说了关键的一句话:“造车是足够伟大的一件事,汽车业务即使把我们拖垮了,我们也要做。”

第八集:超级手机上市 市值破千亿

2015年4月14日,球鞋,黑T恤,牛仔裤,以致敬乔布斯的形象,消失在公众场合十个月的贾跃亭在万事达体育中心的舞台上用了两个小时,向5000多名听众介绍他的团队刚刚推出的乐视超级手机。一年前推出超级电视时,他的口号是打倒三星,这一次的超级手机,目标是苹果。

PPT显示,苹果一件成本1911元的iphone6卖到5288元,“他们就是这样的傲慢!”贾跃亭说,“苹果是当今世界最伟大的公司,但是他们漠视用户,1984年他们打破了IBM对PC的垄断,但至今天已成为创新的阻碍者和专制者。” 在贾跃亭公布的与iphone6同等配置的乐1的采购成本只有1510元,而其公布的正式售价只有1499元。“无生态不超级”,贾跃亭在乐视手机上,采取与电视一样的套路,以低于成本价卖硬件,占据内容出口,再通过内容赚钱。

2015年,贾跃亭的生态发展战略下,乐视开启“烧钱”扩张模式。27亿元获中超2年新媒体版权、18.75亿入股TCL、21.8亿元拿下酷派、7亿美元入股易到用车、7000万夺得春晚广告第一标,展开了一个声势浩大的所谓生态布局。

2015年4月28日,乐视网股价122元人民币,市值首次突破千亿居创业板之首,成为继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之后第五位市值在1000亿人民币以上的中国互联网公司。

第九集:高位套现 艰难找钱

布局就要有钱,钱从哪里来?

2015年6月1日至3日,在牛市的尾巴上,贾跃亭套现了约25亿元。他的姐姐这两年也套现了20多亿。

贾跃亭所有的股票都进行了质押,反复折腾弄了几百亿,资金还是远远不够。2015年下半年,乐视的资金链崩得非常紧,各大银行、金融机构对乐视都是很恐惧的,有一个投资大佬嫌乐视股价太高。

转机发生在10月底,贾跃亭和鑫根资本的曾强在医院谈成了投资:协议转让1亿股乐视网股份给鑫根基金,套现32亿元。贾跃亭的个人魅力、愿意把自己的生命献在事业上的感染力,使曾强很冲动地进行了这笔投资。

姐弟俩承诺把套现的钱全部无偿借给上市公司作为日常使用,他们借出了大约35亿元,并不是全部。

第十集:通过乐视影业提拔股价

鑫根资本进来不久,就赶上一件能够拉升乐视网股价大事情——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2015年12月7日起,乐视网开始停牌,筹划注入。

张昭当初离开光线,就是因为想独立上市,然而5年之后,还要注入乐视网,因为业绩良好的乐视影业是提振乐视网股价的“武器”。对于贾跃亭来说,乐视网的股价是最重要的,只有维持了股价的稳定,才能顺利通过股票质押、套现、再融资等操作,从而获取数量可观的资金,反哺乐视系统。

此时乐视影业这条船上,已经挤满了明星股东,包括张艺谋、孙红雷、孙俪、黄晓明、李小璐、郭敬明等。如果按照估值98亿元注入,也算是不错的机会。

可惜这项计划筹备了半年之久,直到2016年6月3日乐视网复牌,乐视影业都没能成功注入,原因是乐视影业无法完成承诺的利润,估值受到影响。

第十一集:跟BAT大佬平起平坐

2016年,贾跃亭走进了一个看似美好的春天。

3月,在深圳举行的IT领袖论坛上,贾跃亭与李彦宏,马化腾,杨元庆平起平坐,谈笑风生。3月3日乐视云宣布完成A轮融资10亿元,估值达60亿元。4月乐视体育B轮融资80亿元,估值215亿元。8月乐视网完成近48亿元定增,超级牛散章建平和新公募一哥任泽松参与,定增价格45.01元/股。

更多好消息在秋天传来。乐视汽车 9 月宣布了 10.8 亿美元的 A 轮融资,10 月,LeSEE Pro 现身乐视生态北美发布会,在国内,乐视汽车又与浙江省政府达成投资近 200 亿元的合作项目。

2016年10月13日,2016年胡润百富榜,贾跃亭以420亿财富排名第31位。

2016年10月18日,2016胡润IT富豪榜发布,贾跃亭以355亿元排名第八。

2016年10月27日,2016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公布,贾跃亭排名第37位。

第十二集:第一张多骨诺倒下了

刺骨寒意在11月袭来。

乐视手机、乐视汽车相继爆出资金链紧张、拖欠供应商货款等问题。

3日,媒体曝出因乐视没有支付到期货款,造成供应商千人工厂停产,供应商员工在乐视大厦前拉横幅闹事。

6日贾跃亭发布全员信反思乐视烧钱扩张太快,宣布要停止烧钱扩张,自愿永远只领取公司1元年薪。乐视首次承认资金链出问题。

内部信仿佛是撕开了一个小口子,所有的负面都在瞬时间扑面而来。很快的,供应商就找上门了,银行也不兑付了。乐视的各项业务均处于停滞状态。乐视股价急速下滑,市值蒸发几百亿。

2016年的11月15日以及11月23日,乐视大厦里先后接待了两批来自长江商学院的校友,包括海澜集团、恒兴集团、宜华集团、敏华控股、鱼跃集团、绿叶集团等十几家国内企业领导人,其中第一批来的企业家以“个人名义”财务投资乐视汽车总额为6亿美元,其中第一期3亿美元。

2016年12月15日乐视发布公告紧急停牌。

2016年12月底,贾跃亭在因供应商讨债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已经将全部身家甚至是生命都交给了我的梦想。”

第十三集:寒风中驶来的超级汽车

2017年1月3日,黑色运动带帽衫加一条普通的牛仔裤,贾跃亭出现在北美CES展,FF发布了其首款量产车FF 91,并计划于2018年进行交付。虽然在显示自动泊车时失败,但不管怎么说,车做出了,这对于漩涡当中的乐视和贾跃亭而言,极其重要。FF91的成功发布,成为乐视连日来遭遇资金链紧张、供应商欠款等坏消息后的重要一役。。

2017年1月12日,贾跃亭接受专访,他满怀信心地表示,3—4 个月内解决乐视系资金问题,特斯拉2018年都不可能超越FF91。

很快我们就能明白这股信心来自何方。

第十四集:柳暗花明又一村?

1月13日,乐视宣布获得168亿元战略投资。融创中国投资150亿元,乐然投资和华夏人寿共同投资的 18 亿元。

1月15日,“融创乐视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上,贾跃亭与孙宏斌两人并肩坐在一起,身后的大屏幕上写着:同袍偕行,共创未来。在发布会现场,贾跃亭与孙宏斌大秀“恩爱”,互表惺惺相惜之情。与贾跃亭“一见钟情”,在看了乐视的账目后,他惊叹贾跃亭用“这么点钱干这么大事儿”。

事情似乎在朝着好的一面走。

然而并非如此。

第十五集:更大的危机发生了

此前贾跃亭的压力,来自于供应商和员工,而现在的压力,是没有一家金融机构愿意借钱,这更加致命。

拿到钱后,贾跃亭马上归还了部分银行借款,以期恢复在金融机构的信用后继续融资,然而他意想不到的是,没有一家银行愿意再贷款给他。

融创进来的160个亿,很简单,他只管3个:乐视网、张昭的乐视影业、梁军的乐视致新。

亏钱大头乐视移动、乐视体育和乐视汽车,还需要贾跃亭不断再找其他的融资进来,才能让这些业务板块继续运营。很快,乐视体育因为交付不起版权费而被亚足联强制解约,之前签订下来的亚冠中超、十二强赛等赛事的独家直播版权全部终止了合作。超级汽车工厂和智能汽车生态小镇停滞不前,乐视重新陷入漩涡当中。

第十六集:股价大跌 人员流失

国内的投资者终于发现,贾跃亭姐弟当初承诺无偿借给上市公司的钱,已经在2016年乐视资金最紧张的时假,被他们收了回去。

与此同时,乐视网股价跌跌不休,贾跃亭所质押的股份面临爆仓的巨大风险,危在旦夕。无奈之下,乐视网于2月13日推出10转增20的高送转方案,以期挽救股价,但股民并不买账,此前的股票推出高送转后一般连续涨停,但乐视网当天仅上涨3个多点,再次下跌。

3月2日,乐视网惊现6亿元的大宗交易,就在大家纷纷猜测卖家是谁时,在遥远的伦敦,曾经力挺贾跃亭的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站在清晨的泰晤士河边,跟乐视网说再见。“花了几十亿去探究,落了个云乍霁云未收的大难不惊。还是做个红衣骑士吧,远远的观望硝烟四起,伺机再返战场中央……”

3月,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丁磊离职。

4月,周航曝乐视挪用易到资金13亿元,易到创始团队离职。

大批易到司机涌入乐视总部,要求提现。易到承诺5月5日前解决司机提现。

4月14日,乐视网宣布停牌重组,再次讨论乐视影业的注入。

第十七集:辞去一切职务,美国造车

公司人心惶惶,好多工位空了,有被裁的,也有自己走的。2017年6月,乐视员工发现社保断缴两个月。7月,员工发现信用卡额度变成1元。公司楼里,讨债的供应商打起了地铺。

7月1日,甘薇给贾跃亭准备好去美国开会两周的行李,但没想到,这一走,就回不来了。

7月4日,乐视资产被招商银行(32.570, -0.41, -1.24%)冻结,随后引发诸多金融机构集中挤兑,停止授信并提前追收贷款,全部资产被司法冻结,导致公司经营性流动资金全部枯竭。非上市公司生产经营戛然而止,彻底休克,全面停顿,10000余名员工被迫解散。

7月6日,乐视网公告,贾跃亭辞去乐视网一切职务,退出董事会,几乎同一时间,乐视超级汽车官微宣布,贾跃亭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引发几十家公募基金纷纷下调“ 乐视网 ”的估值,提前做好因乐视网下跌而引发赎回的风险控制。

贾跃亭在公开信中表示,他将尽责到底,请大家给予一些时间。

7月11日,法拉第未来美国工厂确认停工,FF91将选择代工量产。

FF命悬一线,贾跃亭何时能筹来这救命钱?

第十八集:孙宏斌的救赎

事情并没有因贾跃亭的离开而好转。

7月17日乐视网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上,孙宏斌出席,他表示,不想当乐视董事长,融创的买卖比乐视大多了。讨债者组团情绪激动堵门,现场混乱,致使股东大会仅召开了15分钟便匆匆结束。

但他不当谁董事长谁来当呢?

7月21日,孙宏斌当选为乐视网新一任董事长。

7月24日,乐视网160亿股票被冻结。

面对这个烂摊子,孙宏斌的目标很明确:只救乐视网、超级电视、云平台和乐视影业,向乐视控股关联方讨债。

孙宏斌向乐视网和乐视致新合计借款17.9亿元,用于两家公司的一般运营资金。同时,为乐视网提供不超过30亿元的债务担保。

孙宏斌罕见出席了“乐视影业IP垂直生态战略”发布会,他对乐视影业CEO张昭说:“你不用考虑钱,不用担心钱,只要方向对,你有的是钱。”孙宏斌说完这些话下台之后,仍留在台上的张昭有些哽咽,他说:“这是很久很久没有收到过的鼓励了。”

2017年8月中旬,乐视网新任CEO梁军一天内连发多封邮件,任命11名高层,对管理层进行大换血。紧接着,孙宏斌召集新高管团队开了一场闭门会。在这场主题为“我们在一起”的会议上,孙宏斌对乐视的战略和业务重新定位,与高管达成的共识是,乐视视频、乐视超级电视、乐视云平台和乐视影业成为公司四大核心业务板块。

两个月后,梁军离开。

第十九集:孙宏斌哭了

2017年9月1日,融创中国的业绩发布会,对于孙宏斌而言,原本应该是庆功宴,融创中国的业绩增了15倍。孙宏斌其实是不想谈乐视的,他说,“今天是融创的业绩发布会。“可大家的问题都集中在乐视上。他回避不了。

“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话毕,孙宏斌摘掉眼镜,拭去眼中泪水,“虽然贾跃亭失败了,但他人非常厚道,且能够在一个产业中做最早的布局。去年12月如果我不投老贾,那乐视就死了,我就得帮他,我得一直帮他。我一直说人要心怀善意,为什么我们在并购市场上这么牛,我们不想着害人。我是一个比较率性的人,要心怀善意,我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的公司。”

有多个基金经理将乐视网的估值下调到3.9元附近,相当于13个跌停,75%的跌幅。

第二十集:甘薇站上前台 替夫还债

这年年底,北京证监局对贾跃亭和贾跃芳下发通知称,在上市公司经营困难之际抽回全部借款,拒绝履行承诺,置公司风险于不顾,严重损害上市公司及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切身利益,社会影响恶劣。北京证监局对贾跃亭、贾跃芳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

随后,北京市证监局发布《关于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的通告》。责令贾跃亭于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切实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尽义务,配合解决公司问题,稳妥处置公司风险,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贾跃亭表示,为更好地解决上市公司债务问题,自己已委托甘薇、贾跃民全权代理自己行使上市公司股东权利和履行股东责任。

甘薇站上前台。为债务奔走,找合适的资产偿还上市公司,卖了乐视商场和酷派。

第二十一集:孙宏斌的无力

2018年1月23日,北京迎来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乐视大厦门口停着几辆警车,大厦内,扎营讨债的供应商们用力搓着手,喊着“乐视不还钱,我们不会走”。

乐视网的终止重组说明会正在举行。重组因为大股东所持乐视影业股份被司法冻结,导致本次交易终止。孙宏斌虽已成乐视网董事长,尴尬的是,乐视网第一大股东仍是持股比例为25.67%的贾跃亭,所持股份近乎全部被冻结。这也使得如今乐视网的股权结构无法轻易被变动,正因如此,孙宏斌重组新乐视的计划也遭遇阻碍。

孙宏斌明显没有了当初的意气风发。一向桀骜不驯的他,说到: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孙宏斌说完这句话后,融创中国的港股大涨,没有几个人有这般壮士断臂勇气。

乐视网的股价,仍在跌停的路上。

作为一部不间断更新的跨年大剧,乐视的剧情不可谓不精彩,人物出场、故事结构、情节设计、高潮起伏等都是一等一的编剧水平,无奈故事拖沓,迟迟未有结局,现实又不能如“三年后”、“五年后”那般快进,“乐视”这两个字的流量IP,逐级走低,从头条降到不显眼的位置。一开始观众还有兴趣调侃几句,经过长时间的信息轰炸,所有人都已经审贾疲劳了。最跌宕的剧情,也激不起大家的兴趣。

看戏的不嫌戏大,旁人看的是戏,戏小了不爱看,哪懂戏中人的悲苦酸楚。咱中国的老百姓,还真是更喜欢看个大欢喜的结局。

来源:证券时报网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