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bet高管解读财报:云业务增长强劲 无人车要商业化业界

砍柴网 / 腾讯科技 / 2018-04-24 15:53
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今日发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随后召开了分析师电话会议,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首席财务官鲁斯-波拉特(Ruth Porat)出席...

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今日发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随后召开了分析师电话会议,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首席财务官鲁斯-波拉特(Ruth Porat)出席了电话会议,介绍了公司第一季度的经营和财务状况,并现场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是电话会议问答部分摘要:

摩根大通分析师道格拉斯-安慕斯(Douglas Anmuth):鲁斯,在会计改革方面,我希望你能澄清一下。如果我们试图让它正常化,那么我们将会增加大约6.32亿美元的营业收入,然后将每股盈利减少3.40美元,然后仅仅在每股盈利方面,或许可以为税率做些调整?然后仅仅从业务的角度来说,能谈谈Waymo在凤凰城的商业发布计划吗?你们会以多快的速度扩展到其他市场?你们认为现在的技术怎么样了?以后是否会授权给其他人或者保留下来只给Waymo的服务使用?

波拉特:在会计准则上,我们试图把所有的组成部分都清楚地列在财报封面上,这样投资者就可以一目了然。我认为你总结得很对,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收益。来自证券投资的净收益是24亿美元,这部分收益被计入净利润。这是绩效费用的净额和我们所拥有的递延税资产的释放,所以它确实反映了30亿美元的收益。我想你们明白这一点,但这个季度,会计标准要求表现出每一项可观察到的收益增长。

这些都是未实现的,大部分都是未实现的收益,Alphabet并没有将它们变成真金白银,绩效费用是根据投资回报来计算的。只有卖出这些证券时,它们才会发生,而且它们确实出现在资本支出中。正如你所指出的,因此这对税收也有好处,可以将这个季度的实际税率抵消5个百分点。

至于你所提的关于Waymo的问题,因为你提了很多问题,我就统一作答吧。我们仍然对Waymo面临的机遇和我们在多条战线上的进展感到非常兴奋。现在谈这些还有些早。就我们的进展而言,今年的目标是提供一个安全的、有效的服务,让凤凰城地区的用户满意。凤凰城的打车项目对公众开放,乘客可以利用Waymo的应用程序呼叫我们的全自动无人驾驶汽车,然后为服务付费。正如我在开场白中所提到的,我们在汽车合作方面也取得了进展。上个月,Waymo宣布与捷豹签署了长期战略合作协议,开始合作设计和制造Waymo运输服务所用的I-PACE自动驾驶汽车。这些都是电动汽车。

这个新的汽车合作关系增强了我们在运输领域的强大地位,汽车生产将从2020年开始。然后我们将把测试推广到更多的州。我们还将研究其他领域,比如将技术应用于物流和配送,与各大城市合作,帮助他们加强公共交通和私人车辆。正如我们之前所说的,机会就摆在我们面前,因为我们一开始就非常注重安全,我们在安全方面仍保持领先,我们相信这是成功的基础。这种安全优势建立在我们已经完成的所有测试行驶里程之上。所以我们又回到了何时可以建造出能够安全自动驾驶的汽车上面,我们认为自动驾驶汽车有很多潜在用途和商业机会,这是我们关注的东西。

高盛分析师希瑟-贝尔利尼(Heather Bellini):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与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有关,请谈谈这项新隐私法在5月份生效之后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第二个问题与云有关,桑达尔,你提到你看到了很多增长动力,比如G Suit在第一季度增长加速了。能否从增长的角度来谈谈GCP的情况?如果这项业务增长加速了,或者这项业务的交易网站出现了什么特别的趋势?

皮查伊:我意识到,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是一个相当新的公共准则。但是对我们来说,这并不新鲜。我们早在18个月前就开始研究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合规问题了,并且我们一直非常投入。这真的很重要,我们关心如何把这件事做好。总的来说,我们在谷歌有一个非常健康和强大的隐私保护程序。因此,我们承诺在5月25日和长期内遵守这些规定。我们与广告商、出版商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密切合作。我们还将更新我们向全世界用户提供的所有隐私政策和隐私控制。因此这是一项重大的举措。我们非常投入。我们非常关注我们的用户和合作伙伴的正确做法,这也是我们现在关注的焦点。

就云业务来说,我想你问的是整体增长情况。云业务的增长势头非常强劲。我们没有过多地讨论G Suit,所以我们在我掌管这部分业务时就强调了这一点,但是云仍在继续快速增长。我们发现它正在全面增长。我想说的是,我们也看到了更大的交易。我们看到了G Suit与云之间的协同效应。我们已经完成了很多收购交易比如收购Apigee的交易,它们已经开始在推动协同效应方面发挥出作用。我们与合作伙伴一起所做的努力也开始产生效果,所以我们现在与SAP、思科和Salesforce签订了市场销售计划。我认为我们已经开始看到最早的效果,希望这能转化为更多的增长动力。

瑞银分析师埃里克-谢里丹(Eric Sheridan):在移动搜索方面,它仍是财报的亮点之一。你最感兴趣的是产品创新还是让消费者在全球范围内更广泛地使用移动搜索的能力?后者可能会导致更多广告预算转向移动搜索。第二个问题是关于硬件的,现在你们开发Pixel设备已有两年的时间,能谈谈你们从硬件业务上学到了什么东西吗?这会对产品创新或市场营销策略造成何种长期性的影响?

皮查伊:在移动搜索方面,我认为,标准显然提高了。如果你看一下搜索的发展情况,就会知道我们一直走在用户期望的前面,我们不仅仅为用户提供超级链接。我只是觉得,作为移动搜索和Assistant助手的一部分,我们正在做的下一个重大进化就是帮助用户完成行动,帮助他们把事情做好。这很难大规模做到,这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它影响的不仅仅是Assistant助手,还有更广泛的移动搜索。显然,这样做也有商业影响。所以我们仍然对该领域的机会感到非常兴奋。

在硬件方面,最令我们感到兴奋的是,我认为我们已经拥有世界级硬件组织的所有端到端功能,以及我们一直拥有的软件组织的质量。在这个领域,确实需要长期规划。举个例子,如果你考虑硅业务,你能做的时间越长,你的优势就越大。所以我觉得我们将会采取一些措施,让它能在长期内做得更好。其中部分措施显然涉及到我们在美国和国际市场上的策略,这样我们才能推动采用率增长。我之前说过,我们的Net Promoter Scores显示出我们的一流设备和我们所有的产品都表现得很好,不仅仅是Pixel设备,还有Nest和其他设备。所以机会显然是存在的,我们要深入研究它,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才能真正达到我们想要看到的规模,但我们致力于达到这个目标。

RBC资本市场分析师马克-马哈尼(Mark Mahaney):我想接着希瑟的问题提一个关于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问题。我知道你们已经在这方面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作来确保合规。但是,你认为,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和即将出台的其他法律法规会对谷歌平台上的广告定位能力造成实质性影响吗?监管中是否有些东西会让谷歌和它的广告位对广告商的吸引力下降?

皮查伊:我们在研究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时,我们要确保我们的重点是为用户和我们的合作伙伴争取最佳的用户体验。但是为了进一步澄清你的问题,首先,你必须记住,我们大部分广告业务都是搜索广告,我们依靠的是非常有限的信息,基本上就是关键字,我们利用这些信息来显示相关广告或产品。所以我们18个月来一直在做准备,我认为我们的重点是确保合规。这会是一个长达一年的举措,我们不仅要帮助我们自己,还要帮助出版商和合作伙伴。但是总的来说,我们认为我们能够做到这些,对用户、出版商和广告商以及我们的业务造成积极的影响。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布莱恩-诺瓦克(Brian Nowak):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与桌面搜索有关。很高兴听到你说这部分最传统的业务还在增长。你能举一两个推动桌面搜索增长的具体例子或产品吗?桑达尔,我知道你总是专注于用户体验,你认为桌面搜索上面进一步改进潜力最大的领域是什么?针对YouTube业务,我也想问同样的问题。从用户的角度来说,你现在关注的YouTube改善潜力最大的领域是什么?

皮查伊:在桌面搜索方面,首先,用户有跨设备体验,跨屏幕体验,对吗?所以我认为你的桌面搜索体验就是移动搜索体验,一切都是同步的。所以,我们现在为了改善移动搜索而做的所有工作也会改善桌面搜索。从历史上来看,桌面搜索一直在身份和支付等方面稍微落后一点,做好这些工作将有助于提升用户体验。在Chrome浏览器中,我们也在这些领域进行了大量的投资,我认为这将有助于提升整体体验。

至于YouTube,有很多我们关注的领域。他们总是非常专注于确保他们支持新的格式,比如移动直播或像VR这样的新兴格式,所以这也是我们关注的一个领域。我们也在为创造者们研究除广告之外的其他盈利选择,比如订阅、超级聊天等等。我们已经推出了超级聊天,非常受欢迎。我们还在测试赞助服务、商品、营销和概念、票务等等。这些都是我们正在改善的领域。显然,还有其他更多的领域,比如音乐和YouTube,现在也都表现出更强的发展势头。

巴克利银行分析师露丝-桑德勒(Ross Sandler):我问两个问题。不考虑汇率因素的话,美国营收正在加速增长。你在电话会议上很少谈到美国市场的业务,请谈谈推动美国地区业务加速增长的主要因素是什么,该地区业务未来的可持续发展趋势如何?第二个问题与TAC网站有关。我知道你说过下个季度去杠杆化的步伐将会开始改善。未来一年内都会如此吗?然后回归到相当稳定的去杠杆化阶段?我们是否已经跨过了一些关键的门槛?这种不断缓和的去杠杆化趋势会在未来几年内持续下去吗?

波拉特:对于你提的第一个问题,我想说的是,与其他地区的业务一样,我们对美国地区业务的强劲表现真的非常满意。在所有的地区中,这显然是比较小的一个区域,所以它的增长速度稍微快一些。我们对该地区的广泛强势很满意。它从网站收入优势开始,但除此之外,他们还受益于去年在一些其他市场上推出的硬件设备。就TAC而言,我想说的是,除了我们已经说过的持续强劲增长之外,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好说了。我们很高兴上个季度能够发出这样的信号,即这个季度的变化速度正在减缓。

Evercore分析师安东尼-迪克莱门特(Anthony DiClemente):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与资本开支有关,请鲁斯回答。即使我们除去切尔西市场的一次性开支影响,资本支出的毛额仍然是相当可观的。我们是否可以这样预测,在今年的资本支出中,其增长率将会大幅增长或加快?除了切尔西市场的一次性开支影响,我们是否有理由认为现在是向前加权的时机?

第二个问题与YouTube和更高层次的媒体策略有关,请皮查伊回答。看到其他竞争对手的订阅电视产品、互联网视频产品取得成功后,能谈谈YouTube Red以及你们打算如何加快YouTube订阅视频产品的增长速度吗?通过有机投资和生产原创内容还是通过收购交易?

波拉特:在资本支出方面,它是在办公场地和我们的技术基础设施之间平均分配的。正如你所知,我们在纽约花了24亿美元购买办公大楼,也停止了一些房地产开发项目。随着时间的推移,办公场地往往会变得越来越拥挤。我们还在继续某些房地产开发项目。提醒一下,当我们看到好的机会时,我们更倾向于拥有而不是租赁这些房地产,多年来这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帮助。但我想,你的问题更多地是关于技术基础设施,这反映了我们为支持谷歌增长而在计算能力上进行的投资,其中的最大一部分支出是用在机器设备上。还有数据中心和海底光缆上的投资。在机器设备上面,最大的一部分开支是我们所看到的需求。特别是,这是机器学习方面的努力在Alphabet公司的全面拓展应用,还有对云、搜索和YouTube的需求,其次是更新的技术、CPU、内存、网络的成本增加了。所以为了最直接地回答你的问题,我认为它反映了我们看到的需求。所以我不想建议我们在技术基础设施上面进行一次性投资。然后就数据中心而言,我们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投资。我们目前在4个大陆上拥有超过20个数据中心,正如桑达尔所说的,它们处于不同的建设阶段。这些数据中心覆盖了田纳西州、阿拉巴马州、南卡罗来纳州、爱荷华州。所以,我们正在大举建设基础设施以支持我们所看到的增长。

皮查伊:关于YouTube的第二个问题,关于YouTube Red和YouTube Music的采用率和反响一直都很好。我们在这些方面做了不少的工作。我们还将继续进一步投资,并且更好地开发这些产品,进一步推动采用率上升也是其中的部分工作。例如,YouTube的原创节目在YouTube Red订阅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在几个市场推出了该服务,我们将继续把它推广到更多的市场。在YouTube Music上面,我们正在努力提高产品,我认为这肯定也创造了不少的机会。

BMO资本市场分析师丹-萨尔蒙(Dan Salmon):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在这个季度,有不少媒体报道称你们搜索和人工智能部门的领导层发生了变动,听起来这两个重要的业务将被分别领导。能否谈谈这方面的情况以及这可能会对公司更广泛的战略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第二个问题与你们推出的广告业务、购物行为和定价模式有关,你们从广告商那里得到了什么样的反馈,导致产品形成具体的定价模式或你认为重要的、购物行为的其他特性?

皮查伊:搜索业务一直引领着公司如何使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技术,这些技术通过搜索和Assistant助手发挥出很好的效果。很明显,我们认为作为一家人工智能为先的公司,人工智能影响着我们在谷歌所做的每一件事。作为一家组织,它是一个横向组织,需要为我们所有的领域服务,这些变化以某种方式反映了这一点。我们拥有很多非常能干的领导人才。杰夫以前是Google Brain的创始人,真的非常适合领导我们的人工智能业务。本(Ben)在谷歌搜索最初的开发阶段就在谷歌公司了,从2000年开始,他负责搜索业务已有18年的时间。因此我们非常兴奋,我们认为这些变化将很好地为公司服务。你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购物行为吗?

萨尔蒙:尤其是每销售价格的定价模式。

皮查伊:我想我们在3月份宣布了这项新服务后,反响一直非常积极。我之前提到过,对于零售商来说,当他们测试这项新服务的时候,他们会看到这项新服务推动了市场发展壮大。所以这意味着用户与产品正在很好地沟通,这就是我现在要分享的东西。它还处于早期阶段。

Robert Baird分析师科林-塞巴斯蒂安(Colin Sebastian):我提两个问题。第一个与云业务有关。至少与你们在平台或软件服务领域看到的情况相比较,你们在基础设施服务领域看到的发展势头如何?第二个问题与AMP的采用率有关。我猜我们被问到的一个关键问题是,这最终是否会改变使用情况?也许你从Android的角度对这个问题有些看法。但是在移动网页和应用程序使用之间的生态系统中,你是否看到用户在这些使用模式之间发生了任何变化?

皮查伊:关于云业务的第一个问题,我的意思是,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基于我们从客户那里获得的反馈信息来看,推动谷歌云采用率提高的最基本的因素是我们在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方面的优势。我们真的支持开放、灵活的开发环境。Kubernetes已经成为工作负载的标准,并且我们在如何接近这个领域上也是开放的。安全正在成为我们与众不同的一大特性,我们在这方面一直保持领先,我认为这也推动了我们在该领域的发展。正如我之前所说的,G Suit是一个很好的协同驱动因素。G Suit做得很好,很明显,它是一种非常独特的产品,它已经变得非常全面了。所以,我认为总的来说它是很棒的。

关于第二个问题,AMP肯定非常成功。从延迟和用户体验的角度来说,它使发布者的内容对用户更加友好,因此,它的采用率也一直很不错。毫无疑问,AMP确实帮助了移动网络,这也是我们这么做的主要原因之一。移动互联网仍然是用户消费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在新闻方面,因此我们这该领域的投资显然会让我们脱颖而出。例如,J.Crew采用了AMP,我猜想他们的移动网页的加载时间会加快90%以上。现在他们正在整合谷歌支付请求API。这可以将结账时间从2分钟缩短到30秒左右。我们将不断改善移动网络,这在我们的生态系统运作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MoffettNathanson分析师迈克尔-内森逊(Michael Nathanson):我有两个问题。一个请桑达尔回答,另一个请鲁斯回答。第一个问题,Google Home用户在这些设备上使用谷歌搜索的方式与他们使用谷歌搜索的传统方式有何不同?这些设备会增加搜索活动总量吗?第二个问题是,如果看看财报的最后一页,你们在那里列出了新的盈利指标,你会看到网络站点的每印象成本确实在增长。请谈谈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是不同类型的出版商或不同类型的产品的组合发生了变化吗?或者仅仅是因为市场通胀?

皮查伊:Google Home提供了许多新的独特用例,行为是其中的很大一部分。打电话给妈妈是个很好的例子。这跟传统的搜索方式很不一样。我们认为这是对谷歌搜索的传统使用方式的一个很好的补充。你将会在谷歌搜索上看到一些你在Google Assistant和Google Home上看到的某些功能,反之亦然。总的来说,我认为这从长期角度来说会增加搜索活动总量,我们肯定才刚刚开始。

波拉特:关于网络盈利的趋势。首先,当我们推出AdSense业务时,我们的网络收入基本上是基于点击数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业务出现了一些很有意义的混合变化,因为基于印象的编程广告出现了强劲的增长。因此,现在这种转变覆盖了更多的业务。从印象增长和CPM增长的角度来说,正如我们在之前的电话会议中说讨论过的,网络业务实际上是由很多不同的业务组合而成。通过减少不相关的广告和AFC,我们为了改善用户体验而采取的措施所导致的印象数实际上并没有增加。所以这些变化对CPM的同比增长产生了积极的影响。然后,CPM的变化趋势和印象数在每个季度都明显表现出不稳定的趋势,因为我们正在优化用户发布者和广告商,但这确实是因为我们所做的各种努力造成的。

Jefferies分析师布伦特-蒂尔(Brent Thill):在过去的几个季度里,你们看到营收增长速度稳步攀升,但是利润率却在下降。你们认为今年的情况会如何?与过去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波拉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正如我们在很多电话会议上所谈到的,我们一直并且现在仍然专注于支持长期营收和利润的增长。我们认为摆在我们面前的机会是相当惊人的。正如我在开场白中所说的,只要我们有信心,在我们展望未来的时候,我们希望确保我们在创新的下一阶段进行适当的投资,并且我们对一些非常有吸引力的机会有着清晰的认识。我们的判断让我们能够将股东价值最大化。所以我们正在采取措施,以支持长期增长。我想说的是,你可以在我们的网站收入增长中看到这一点,更确切地说,我们可以从公开的评论中看到这个一致性的、强劲的增长势头,我们对移动搜索带来的巨大机会感到非常兴奋。因此,我们将继续投资以增强用户和广告商的体验,从而加快我们广告业务的增长速度。你也可以从资本支出的趋势中看到这一点。

正如我在开场白中所说的,我们正在进行的投资确实提供了支持我们增长前景的计算能力,这也支持了机器学习和Assistant助手的机会。我们也看到了新市场的巨大潜力,正如桑达尔所说的,最著名的是云计算和硬件。因此我们正在进行投资以支持这些领域的长期增长机会。最后,当我们研究自动驾驶汽车和生命科学的市场机会时,我们的判断是,在这些领域进行投资是有意义的。因此,没有改变的是我们对事务优先排序和挑选投资领域重要性的认识,我们非常专注于我们可以采取的措施,在适当强度下进行正确的投资,同时努力实现长期计划和回报。所以这种方法并没有发生变化,你会看到在这些领域的投资。

瑞士信贷银行分析师史蒂文-鞠(Stephen Ju):桑达尔,我认为你作为一个管理团队所讨论的其中一个主题一直是广告民主化,用人工智能来帮助中小型企业。因此,能否谈谈小广告商的吸收率?这是否有助于促进新预算增长?这些人以前也许不能发布广告。还有中小型企业和本地企业的情况。你们打算如何将这项技术提供给那些想要使用它的人?

皮查伊:这是我们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今天,中小型企业在我们的生态系统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来支持它们。比如帮助中小型企业建立线上业务,创建网站,被当地其他企业发现,在搜索和谷歌地图上被发现等等。所以我们做了很多细致的工作来确保中小型企业能够很好地使用我们的产品。我们在当地也做了不少的工作,包括在当地服务上所做的努力。我们有非常具体的计划。我的意思是,实际上,对我们来说,这是我们在这里所做的努力的主要目的,所以我们正在进行很多的努力,更不要说我们为企业提供G Suit了。这是一个端到端产品,你会继续看到我们在该领域进行更多的投资。(编译/林靖东)

(来源:腾讯科技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