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游戏圈,我们仍将经历苦难手游

砍柴网 / 游戏智库 / 2018-01-31 17:23
2017年,行业面对了巨大的转变以及“滑坡”。整体行业的收入是呈现增长状态的,但是这个增长几乎是腾讯、网易的增长。

2017年,行业面对了巨大的转变以及“滑坡”。整体行业的收入是呈现增长状态的,但是这个增长几乎是腾讯、网易的增长。绝大部分人与行业的增长没有关系,只能默默的看着、体会、感悟,又或者是痛苦着。

根据部分已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游戏行业总营收达到2036.1亿元,而腾讯游戏仅Q2的收入就达到了238.61亿元,同期网易游戏的收入也达到了94.3亿元。这两家公司鲸吞了这个中国游戏市场上绝大部分的份额。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大多数游戏从业者,或许已经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转型或者离开,再或者……死。

跟很多人交流过这个问题,我也始终抱着一种很主观的态度,就是中国游戏行业的规模其实养活不了这么多人。即使是超2000亿的规模,中国游戏行业的公司或者人,都太多了。随便搜索一个其他行业的数据,就能得出这个结论。

TalkingData发布的一份数据显示,这里请注意,这是2015年的数据,2015年我国社会物流总额为219.2万亿,总费用额为10.8万亿。同期,我国全社会商品房销售金额为8.7万亿、全社会卫生医疗总费用为4.1万亿,全社会住宿和餐饮总费用为0.85万亿。相比游戏行业,这些都是庞然大物了吧,可在当前的社会经济背景下,即使是这样的庞然大物,都在经历着一样的苦难与寒冬。

这篇稿子,也是和一些朋友们聊天后整理汇总出来的,不同的人,不同的岗位,看一下我们这个行业的人正在经历的,或许有些人一样,又或者不一样。

1、前有大山,后有追兵。离开,才是改变现状的唯一途径

(X小姐,深圳某研发公司美术部负责人)

Q:你觉得目前你做的工作是你满意的吗?

A:工作的职位和薪资,我目前来说是满意的,但是工作环境的状态对我来说非常不满。公司项目进度非常的赶,而且返工的要求非常多。工作大量堆积的结果就是,即使是公司执行996的工作制度,但是依然是超时工作。每天上班的时间严重的超过公司规定,身体上出现了非常大的反应,比如月经不调,已经3个月没有了。可是,每天依然要这样的加班加点,否则就会被淘汰。很想好好的睡一觉,给自己放个假。

Q:身处你这样的位置,你最大的焦虑是什么

A:竞争带来的焦虑,每次公司的研发会议上,总有人提出某某产品的画面或者素材的质量比我们好,可说这些话的人未必就是懂美术工作的人。非专业人士提出的问题,并不能直截了当的告诉我们一个准确的对比,那就是别人的素材比我们好在哪里,我们又差在哪里,只有一句话:“别人的素材比我们好看”。而这种主观上的东西又没有一个判断的标准,只不能停的改改改,幸好公司公司实力还算可以,能经的起反复的修改和折腾。内部的竞争也会带来巨大的压力,新来的年轻人,比你便宜还比你努力,这点也是焦虑的来源。

Q:你认为该怎么改变你的状态?

A:公司实行奖金制度,当产品上线达到不同阶段的收入后,每个月的奖金非常可观,足够的多的收入能极大程度上缓解焦虑。当有一天存够足够钱的时候,我会离开这个公司,找一个稳定轻松的工作。不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或许就能改变现状。

Q:你对这个行业还抱有什么样的期望?

A:我并不在乎这个行业怎么样,我只在乎收入与我自己。

2、找产品几乎没有“两情相悦”。坚守,只为等一个爆款!

(D先生,北京某发行公司产品引入商务负责人)

Q:现在在你这个岗位上,你的感觉怎么样?

A:非常不好过,公司没产品,所以要拼命出去找产品,但是很好笑的是,找上门的产品看不上,看的上的产品公司又不愿意出大成本,成天处于一种尬聊的状态,每天都尬聊,每天。真是遇到那种愿意大花成本去买下的产品,又抢不过一些大公司,这一年都处于这样死循环里,挺难受的。

Q:你认为最困难的是什么?

A:市场变化太快,无法判断对产品的投入在后期能不能收回,北京的公司不像广深地区的发行,看中买量,并且成本能控制的很好。大部分北京的发行还停留在抱渠道大腿的阶段,有些公司即使有买量的团队,成绩也就那样,成本很高后期营收回不来,里外里全是亏的。资金充足的公司情况还好,可以当做练手或者摸索,但是中小型的发行,经历不起这样的成本,这对于在产品引入阶段的判断要求就又高了,而且说实话,北京公司在商务上的效率,没有办法和广深地区的公司比,动作太慢了。在你考虑考虑,研究研究的时候,你看上的产品已经被人签了,这种无力感很让人绝望。并且,你还没有办法。

Q:那你认为这样的状态会一直持续下去吗?从你个人来说,该怎么解决?

A:只能受着,我其实还好,毕竟从我的角度上来说,还是一个甲方的身份,但是如果是对接渠道的商务,成天还得看着渠道的脸色,相比他们我其实过的真的还算不错了。而且,已经到这个年纪了,家什么的都在北京了,这个地方我已经没办法离开了。换一个行业或者换一个地方,对我来说都太难了,忍着吧,万一哪天运气好,签了个爆款,也够了。

3、被市场推着走。买来的不是量,而是压力!

(T小姐,上海某发行公司市场部总监)

Q:你认为现在在你所处的这个位置上,你做的如何?

A:做的不好,我们从原先的渠道导量,已经快速的进入了买量时代。行业变化太快,我有点跟不上节奏,但是我毕竟处在这个位置,只能咬牙去研究。压力很大,每天晚上都睡不好,失眠很严重,最近开始掉发头,每天起床连妆都不想画,只想知道前一天投放的数据怎么样。但是一般来说,投放的结果都不太满意,总是在问自己该怎么优化。

Q:你最大的焦虑是什么?

A:假量太多了,我甚至一度怀疑还有没有真量。前几年一些挺风光的渠道,现在都快看不见了,渠道都没量了。而有量的渠道,就那么几家了,竞争也很激烈,渠道商务那边的压力也一样很大,要不到量的时候,估计跟我一个状态,反正她们在公司不出门的时候也不化妆了。但是,她们比我们好的一点是,不会花公司那么多钱!我们市场投放部门,毕竟要对预算负责任,公司给了你那么多的预算,你每花掉的一分钱都是需要有回报的,而这种压力根本没办法形容。老板、其他部门的同事、研发的合作伙伴都在盯着你的数据,那么多人的目光都看着我,真的有些时候感觉自己要被逼疯了,可又必须坚持,这种痛苦有些时候真的是没办法形容。每天对着后台对比数据,那边看着一笔笔投入出去,都是压力,感觉自己每天坐在工位上,就只剩压力了。

Q:身处发行公司的这个岗位上,抛开你之前的谈到的那些焦虑,工作上有什么让你开心的吗?

A:不“工作”的时候。

4、“砸锅卖铁”硬撑死撑,也只够解决眼下的难题!

(C总,广州某研发公司老板)

Q:你公司现在怎么样?

A:挺好的,公司新产品已经签出去了,还在测试调优,从目前发行反馈的结果来说,数据不错,就等着大推了。目标是月流水过2000万,团队的战斗能力已经磨炼出来了,后边的开发速度会提升很多,技术上就我们这块来说,已经没什么难度了。

Q:说点实话吧

A:……很难,公司账面上已经快没钱了,下个月的工资还存在缺口,每天都在见投资人,希望能融一笔钱,先把眼前的账面压力解决掉。产品虽然签出去了,但是没有版权金,拿到的是预付款,而未来如果没有达到业绩要求,这些钱还得还给他们,但是这笔钱已经发工资了,团队的成本一直砍不下来,准备抵押房子去贷款了。保住现在的团队是第一要素,如果团队散了,人没了,我就什么都没了。

Q:产品签出去了为什么还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A:发行对数据的要求很高,我们的产品偏重在买量上,2017年下半年的时候,行业整体对产品风向突然大变,作为研发只能跟风,之前的产品不符合发行的要求,只能推倒重做。可已经投入的时间和钱已经回不来了,之前的产品根本没人要,如果不变当时就得挂,只能快速的去变,去适应行业的要求,否则已经完蛋了,如果没有那笔预付款,我根本撑不到2018年,这还是在我裁员后,才勉强熬过来的,感觉很对不起那些离开的员工,但是没有办法,只能顾大局,我不能让公司所有人都失业。

Q:你在坚持什么?

A:现在只想着活下去,只有公司活下去才能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看着原先很多一起创业的朋友的公司倒闭,团队解散的时候,心里就全是苦涩和庆幸。苦涩的是,这群人一样在努力,在拼搏,可还是输了;庆幸的部分就是,幸好倒闭的不是我。

Q:庆幸的那部分……我也有

A:我们还是幸运的。

焦虑,几乎构成了游戏这个行业里大部分人的一种常态了,无论是渠道、发行、研发,还是媒体,我们都在经历着一种名叫“焦虑”的苦难。而这种苦难,将在2018年继续伴随着我们。

能离开的已经离开了,而离不开的呢?

【来源:游戏智库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