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周鸿祎竞相撒币,三问在线答题的致命伤业界

钛媒体 / IT爆料汇 / 2018-01-10 09:33
周一晚上,王思聪在朋友圈做了自己的开年第一周的总结: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

王思聪、周鸿祎竞相撒币,三问在线答题的致命伤

周一晚上,王思聪在朋友圈做了自己的开年第一周的总结: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

王思聪、周鸿祎竞相撒币,三问在线答题的致命伤

如果略晓其中缘由的童鞋可能会会心一笑,王思聪这个带有中文语境的自嘲,说的正是最近一周火的一塌糊涂的在线答题瓜分奖金游戏

10秒答题,超时或选错即退出游戏,完成全部答题平分巨额奖金。由王思聪的冲顶大会开始,一周的时间巨头纷纷入场。

今日头条的“百万英雄”,映客旗下的的“芝士超人”,以及花椒直播旗下的“百万作战”,各平台围绕这种形式简单,却能短时间内聚集大量人气的游戏模式疯狂撒币。

在1月3日王思聪30岁生日当天,他喊出了“我撒币、我乐意”的口号,并于当晚21点在冲顶大会撒钱10万,实现28万人在线参与。

而随后的1月6日,花椒直播答题节目《百万赢家》奖金金额增加至132万,当晚11:25更是以单场102万奖金刷新直播答题节目的单场奖金纪录。

这场大佬撒币作战,自然也成了全民狂欢日。截止至9日中午场的各平台直播答题场次中,小爆统计发现,冲顶大会在线人数达到了41万,芝士超人达到了83万,百万赢家由于背靠花椒直播平台达到了314万。如果是晚间场,这些数字应该还会大幅度增加。

直播领域数据营销平台创始人卞海峰此前曾表示,开始在线下打广告的直播平台,现在获客已经不是五块了,而是两三百。而能以两三块低廉的价格获取用户,除了这种在线答题,目前应该找不到第二种形式了。

资本撒钱得到巨大流量,用户参与不仅有机会得到巨额奖金还能学到知识。这场直播答题分奖金的全民盛宴看似风生水起,平台和用户双赢。但究竟是又一巨头的诞生地,还是仅仅昙花一现,其实还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一、只知撒币,各平台同质化严重

同质化是各平台现在最明显的弊端。

各家玩法相同:一天3到4场答题,每次奖金随着参与人数的不同而叠加,一般是5到10万。

一个主持人,在答题的过程中把控节奏,顺便巴啦啦的说一些热场的废话。几乎没有请明星主持,而是清一色的素人或者平台主播。可能在一开始平台更多的还是希望把资源倾注在产品本身,去探讨可行性,而不是让明星把钱赚了。

唯一比拼的差异是奖金谁更多,但基本上很多用户是把各家平台全下载了,在直播时段来回赶场子薅羊毛,玩的不亦乐乎。

在这样的各平台毫无差异性的模式下,基本也不用谈什么用户忠诚度或者品牌粘性了。金钱成了唯一的符号。

其实小爆也发现了一个现象,明明只需要一个直播间就能搞定的答题游戏模式,王思聪和奉佑生却费时费力的开发了一个单独的APP。

是王思聪和奉佑生有钱任性吗?

显然不是。我们可以分析一下,这种答题模式最大的魔力在哪,小爆觉得答案其实是“参与感”。

以前我们在看开心辞典这类答题电视节目时无法参与,如今能够真正的参与其中并且获得奖金,这是巨大的体验提升,像是从平面游戏过渡到了沉浸其中的VR游戏。

但传统电视台可不止开心辞典一个节目,分时段直播的在线答题恰好也很符合一个电视节目的调性。如此,做一个APP也相当于搭建了一个电视台,但一个节目做的再好也无法撑起整个电视台。

知乎上在分析这款产品的时候就提出过,一个直播间做到巅峰也就是近千万的同时在线,只是平台上2、3个一线主播的量,撑不起成为未来的独角兽;并且一款游戏总有自己的生命周期。

因此王思聪的野心其实在于想要定义未来的网络电视台。冲顶大会绝不想只是局限于一个答题节目,而是以此为切入点,上线完整的节目单。这种未来的网络电视台模式,将会比现有的传统电视台和视频网站更有参与感,比直播平台有更多样的内容形式。

毕竟王思聪此前已经参与制作了多部网综,有着经验丰富的团队。冲顶大会也已经积累了一批来自各大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全职编导,有制作爆款IP的能力。

这是其花大力气制作单独APP的原因,也是未来摆脱同质化要下的一步棋。但这目标有点远大,道阻且长,整个市场还在烧钱的初级阶段,对比于互联网资本大鳄,即使是国民老公恐怕在财力上也并不占优。

二、变现容易但用户体验难维持

汇聚流量后,变现最容易的方式还是广告。这种在答题游戏最好的植入广告方式是把广告设置成题目。比如曾有一个题目问:“水中贵族是-----”?接着主持人直接拿出了一瓶百岁山。这种在用户高度集中注意力时打的硬广的确效果极佳。

但却大大牺牲了用户体验,用户参与最终的收获无外乎奖金和知识。

可冲着奖金的用户如果玩多了就会发现,获得奖金的概率和奖金的额度永远是成反比的,本以为会凭借自己渊博的知识很大概率得到丰厚的奖金。后来却发现只会出现如下两种情况:

1.怎么有这么多人和我一样聪明,5万元的奖金被七八千人平分,最后只得到了7、8块;

2.怎么题目这么难的,渊博如我竟答不对3道题。 

如此,分到的钱不如想象的多,剩下的用户体验也就剩题目本身了。

但如今在题目本身的难度设置和质量还不稳定的情况下,过多的像“水中贵族”这样的硬广,用户体验必将大打折扣。

同质化严重,用户没啥粘性,体验再差,就等于赶用户走。因此对于广告的插入,平台应慎之又慎,把握好趣味性和频次。

最新消息显示,就在今日,趣店已经成为了芝士超人首位广告主,广告费为1亿元。据悉,本次合作由趣店旗下大白汽车分期赞助。据映客方面表示,这也是火爆一周的直播答题类节目首次迎来广告商。

王思聪、周鸿祎竞相撒币,三问在线答题的致命伤

我们可以期待下,广告究竟会以怎样的形式出现在这个游戏中,芝士超人不知能否处理好这层矛盾。小爆可不想好好的知识性问答,变成了全民猜广告词。

变现还有一种方式是买复活币,可以在答错之后复活。但是卖的太便宜容易影响游戏的平衡性,太贵了也几乎不会有人买。目前来看也不太可行。

变现也不明晰,那还是只有继续撒币下去了。

三、谁撒币谁知道

在王思聪发了朋友圈做了总结之后,周鸿祎和奉佑生立刻转发说自己才是真正的“撒币”。

王思聪、周鸿祎竞相撒币,三问在线答题的致命伤

王思聪、周鸿祎竞相撒币,三问在线答题的致命伤

这虽是自嘲,但也是为自己的平台造势。还有一个作用是弱化业内的质疑。

不同于电视答题当场发奖金无法造假,在互联网上,最后的数据无从查证。如果统计的话这几天各平台烧钱少说已有数千万,其中的数据是否真实?奖金是否如实?最后剩下的人数是不是都是真实用户?

毕竟这种造假太容易,且不乏前车之鉴。当年有直播平台一个房间的在线观众数曾达到13亿,你敢信。

如果用更少的钱就能达到相同的效果,那谁还会撒币?但造假也有风险,奖金长期太低,必会引起用户质疑,也留不住用户。

“撒币”这个事儿除了探讨数据真实性之外,我们还可以关注到另外一个点。在游戏的提现规则中,有一项是大于20元才能体现。但据小爆观察,在80%答题场次中,最后用户平分的奖金额度都在10元以下。

能够答对12道题获得最后的奖金已实属不易,如果要答对多次,使奖金达到20元以上就又增加了不少门槛。因此看似每个平台每天4场左右的答题场次需要耗费20至30万,但实际用户提现平台支出的数字肯定远远要少。

要不还是说资本家狡猾呢?明面上争当大撒币,实际上谁真正的撒币谁自己心里才清楚。

这场直播答题大战只是个引子,在直播平台各项数据普遍低迷,变现困难的情况下,这种全新的内容模式,如果发展完善或许就是下一个取代直播平台,诞生独角兽的行业。

但组建这种全新的内容生态,后续所需要付出的资源又过于庞大。有人渴望短期逐利,有人看到了未来。

【来源:钛媒体           作者:IT爆料汇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