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怼完ofo,哈罗转身又拿了蚂蚁金服20亿融资业界

砍柴网 / 蔡辉 / 2018-06-01 11:04
刚刚在公众账号发文控诉ofo员工恶意破坏哈罗单车的行为,哈罗单车转身又获得新一轮融资。

刚刚在公众账号发文控诉ofo员工恶意破坏哈罗单车的行为,哈罗单车转身又获得新一轮融资。5月31日晚,永安行发布公告表示,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以14.68亿美元整体估值对永安行低碳增资20亿人民币,占股比例上升至36%,为第一大单一股东;而上市公司永安行持股比例下降为8.8%。

永安行低碳则是去年永安行共享单车与哈罗单车合并后的主体。去年10月,上市公司永安行宣布将共享单车业务永安行低碳剥离出上市公司业务,并以受让钧正网络(哈罗单车母公司)100%股份的形式进行合并,不久后永安行低碳法人代表及董事长更改为哈罗单车创始人兼CEO杨磊。随着摩拜投入美团怀抱以及阿里系对ofo与哈罗持股比例的逐步上升,共享单车这场仗还怎么打?

亏损额是收入的4倍

共享单车又要合并?

刚发布的《永安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放弃参股公司优先认购权及优先购买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显示,上海云鑫将以永安行低碳14.68亿美元的整体估值增资20亿元人民币并受让另一家机构股东部分股票,上市公司永安行则放弃对本次增资的优先认购权。这意味着,上海云鑫进一步提高永安行低碳持股比例,从27%提高到36%,而永安行持股比例则降到8.8%。

上海云鑫提高永安行低碳的持股比例至36%。

而从增资后的股东名单上看,由永安行与哈罗合并而来的新公司(新永哈)股权十分分散,机构股东将近50家,而占股比例超过1%的也有13家。除了一些财务投资机构,与“新永哈”有相关业务的战略投资人包括复星、威马、富士达、易车,占股比例分别为5.5%、1.3%、1.1%、0.6%。

今年初,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曾告诉南都记者,因为永安行与哈罗都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两家目前逐步整合并不会太困难:“过去永安行更多是城市铺得广,但每个城市的量不大,我们会把它们集中起来投放一些城市,比如福建泉州,而新增的车辆可能以哈罗品牌为主。

在这次的增资协议里还顺带宣布了去年“永哈”的成绩:总资产 36.51亿,净资产 4.1亿。2017 年营收1.28亿元,净亏损却达到了4.8亿,亏损额接近于收入的4倍。这也体现共享单车竞争压力之大。在今年初,哈罗宣布全国免押的同一天,ofo宣布了E2-1轮融资8.66亿美元,投资方同样有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的身影。随着摩拜被美团收购,这两家同属阿里系的共享单车是否走到一起也是大家所关注的。

不同于去年摩拜与ofo对合并回应的“绝无可能”,今年初谈及这个问题,杨磊并没有把话说满,“我们很幸运去年能存活下来,今年也希望可以做一些不一样的发展,”杨磊告诉南都记者,目前没想过合并,也没跟戴威(ofo小黄车创始人)私下聊过这个事情,“但也不排除未来有机缘巧合会实现,关键看合并对市场什么影响,给用户什么价值。”

订单量超过摩拜ofo总和?

对于哈罗关键是先“进城”

今年哈罗对摩拜、ofo的逆袭野心不小,不仅第一个推出全国免押金,在摩拜、ofo营收压力大、先后取消月卡的时候还在继续推行“9元30天”的月卡。

3天前,阿里学术委员会主席、湖畔大学教育长曾鸣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哈罗单车在1年半内逆袭摩拜和ofo,日订单总量超过二者之和”。如果按一单1元客单价算,去年哈罗的平均日订单量超过3500万单,当时摩拜、ofo公布的数据也是在3000-4000万单左右,三者差距并没有外界想象的大。

当然对于哈罗来讲,关键还是先“进城”。一直走“农村包围城市”的哈罗在40多个中小城市签订了排他合作协议,却尚未在北上广深进行布局,而这是共享单车投放量与订单量最集中的区域。正是因为过度“集中”,泛滥投放,去年包括北上广深在内12个城市交通部门发布了“禁投令”,停止共享单车的新投放。

不过也有知情人士透露,哈罗正在小规模“破局”。比如永安行在北京曾有投放,现在逐步置换成哈罗单车,在上海偏远县区,比如金山区区政府主动邀请入驻,进行小规模试运营。“现在一些城市在实行共享单车动态监管,对运营能力打分。分数低的平台减少投放,吸纳新的平台进驻,这可能是哈罗的机会。”上述知情人士如是透露。这个月广深两地打分已出炉,摩拜、ofo的分数都刚刚过了60分“及格线”。

【来源:南都  记者 蔡辉 实习生 朱甜甜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