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与360为啥老是遭遇黑公关?业界

砍柴网 / 长庚小报 / 2017-12-14 15:41
你们这些90后啊,Too young!Too simple!平时就不愿意多读读书,为了点流量蹭热点偏偏去招惹红衣大炮。

比如,2013年2月28日,在360举行的媒体开放日中周鸿祎就公开说:

你们这些90后啊,Too young!Too simple!平时就不愿意多读读书,为了点流量蹭热点偏偏去招惹红衣大炮。

人家周鸿祎前辈可是身经百战了。腾讯的马化腾,不知道比你们这些营销号的作者们高到哪里去了,周鸿祎一样能够跑到香港去同他撕逼,最终大获全胜;当年做免费杀毒软件,被黑白两道追杀,却安然无恙;他是敢同杀毒软件行业、即时通讯行业和手机行业叫板的真猛士。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傅盛你们知道吧?当年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现在周鸿祎跟他同框照相,谈笑风生,你们平时不多努力去提高自己的水平,为了一点流量去揣测周鸿祎窃取用户隐私,这下,捅了马蜂窝吧?所以说,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几天前,一篇名为《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在盯着我们看了》的文章火遍社交媒体,该文将矛头直指360窃取用户隐私。文章称,用户将360智能摄像机安装在公共场合,导致其他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直播,部分直播甚至被推荐到水滴直播平台首页。

看到这篇文章后,战斗民族的骄傲周鸿祎终于坐不住了,13日下午他打破了沉默,按照他的话说,人民想念他时自己都没有出来,但是这件事情必须要出来说说。义愤填膺的周鸿祎认为自己遭遇了黑公关。

长庚君摘录了本次周鸿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些表述:

1、周鸿祎在想最近得罪了哪些人,这次事件完全是有策划的。360现在处在敏感期,自己也两年没说话,现在也在广交朋友,不知道这次得罪了谁。

2、他昨晚给几位熟知的老对手打电话,对方均给予否认:“我最近在交朋友,在乌镇和很多老对手喝过酒,最近的关系都不错,包括马化腾,我们还说了好几句’我爱你’”,所以周鸿祎认为,该事件的“幕后黑手”可能并非老对手所为。自己向幼儿园免费赠送摄像头的举动触碰了很多人的利益。

  3、周鸿祎认为,大传播下必有大妖孽,你以为意外走红的文章,大多只是背后推手嚣张。他还特别提到,希望大家能不能帮助自己一下,揪出这个幕后黑手,可以悬赏比特币。(注:2月13日比特币的实时成交价为16875美元,约合11.17万元人民币)

看到这里,长庚君就纳闷了,为什么有些人没事闲的,总是爱黑周鸿祎呢?

比如,2013年2月28日,在360举行的媒体开放日中周鸿祎就公开说:

1、我们被做空,我们被抹黑也不是第一次,最近的半年前所未有,我反思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做安全做了七年,在最近这一段里我们被人抹黑成了一个大黑客,好像我们做网络安全,就是为了偷取用户的帐号和文件,这些抹黑到底是什么?

  2、我们最近份额的增长,导致对手更加丧心病狂的报复反击。我们被人抹黑,我解释过很多遍,我还要正面解释,身正不怕影子斜,技术上的东西,零是零,一是一,这个原因主要惹祸,都是搜索惹得祸。抹黑后面是360和巨头之间的挑战和反挑战。

在这之前,周鸿祎在2012年的一次演讲中也说过这样的话:

 我们不仅得罪了黑道,我们也得罪了白道。白道就是杀毒软件,就像卖药一样,他们非常希望大家得病,得病以后可以吃他们的药。360免费的东西比收费的还好用,很多杀毒软件的上市梦破碎了,他们很痛恨360。周鸿祎自曝:“因为360给他们增加了很多麻烦,就有人要杀我!”

看完这些,长庚君发现周鸿祎真心不容易啊,360是在无数次黑公关的抹黑中发展壮大的,而且黑公关一直如影随形的跟着周鸿祎。为了给人民群众提供免费的杀毒软件,甚至要冒着生命危险,这简直是当代白求恩啊。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南方周末当时有本内刊叫《马后炮》,记录了这样一段故事:3Q大战期间,南方周末的记者采访到了马化腾与周鸿祎本人,分别采访两人时问了同样一个问题:你们是否有动用过水军抹黑对方?谈到这个问题时,马化腾略显羞愧之色,惭愧的点了点头;而周鸿祎则拍着胸脯对记者说,绝对没用过一个水军。

摘录两段朋友的评论作为结尾:

第一个朋友科技老司机闫跃龙在他的文章中提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黑公关就成为很多互联网公司包治百病的药。只要一出了不好解决的问题,或者难缠的负面,他们就突然变成了受迫害狂,将负面、质疑都说成是黑公关。这一招黑公关大法,第一能够转移公众的注意力;第二让水滴直播出名了。

但也有很大的副作用。比如,你说质疑水滴直播的都是黑公关,分情况来看,真的黑公关人家干得就是刀口舔血的活儿,怒怼根本没有用;而那些真正反感、怀疑水滴直播的人们,可就不干了,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权利,凭什么把我们定义成黑公关?这样,必然导致反弹。

第二个朋友说:自己在微博上转发了那个女生的文章,但是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精心策划,怎么专门去黑360的,和360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也不认识那个女生。我只是不想自己去吃个饭就被直播,不想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上了网。虽然我们已经在互联网里都裸泳了,但我还是想尽量的护住自己一点隐私。

这两个朋友说的有没有道理?我不知道,我是傻的。

(来源:创事记    作者:长庚小报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